Skip to main content
首页 > 互联网 »正文

【瓯江改革潮 温州文化人】微报道之十二 毕生只为画中人,精绝工笔绘新生——温籍画家徐启雄

互联网 adm1n 2019-02-17 14:05:37 查看评论 加入收藏

  前言:

  改革开放四十年,祖国春潮涌动,瓯江竞相奔流,隅居浙南的温州喷薄出创业创新的强大活力。以商闻名的温州,亦在改革开放之路上留下无数座文化丰碑。多少文化人物,或以诗书绘画留下不朽名作,或在舞台绽放艺术魅力,又或者为文艺创作鞠躬尽瘁,为家乡建设发展奔走呼号……他们上承瓯越古老的历史文化,下启温州未来的文化旅途,成为温州砥砺前行的华彩乐章。值此改革开放四十周年之际,温州市文广新局特别推出“瓯江改革潮 温州文化人”系列微报道,向勇立潮头的温州文化名人表达深切的敬意,并以他们的光辉事迹照亮温州未来的文化发展之路。

  人物名片

  徐启雄 (壹玖叁肆.柒—贰零壹伍.壹贰.贰伍),浙江温州人。擅工笔重彩人物。壹玖伍零年入温州市美术工作者协会绘画会学画,壹玖伍壹年任部队美术创作员 。壹玖伍伍年入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系学习,壹玖陆零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,师承叶浅予、蒋兆和诸先生。

  其作品柒次荣获全国大奖,其中贰次蝉联最高奖。贰零余次荣获省市美展金奖、银奖和优秀奖。壹玖捌捌年,他成为全国第一位获得“国家有突出贡献专家”称号的国画家。作为中国工笔画学会的常务副会长,因为艺术上的突出成就.他的名字还列入美国“总统提名全球伍零零位有突出贡献者”名录。

  唐代周昉所绘工笔画《簪花仕女图》

  中国古来狂人者众,性子落在书画里,便成了浓墨下笔、淡墨渲染的写意特色。然而看似简单的两划,如功力不到位,则会显得空虚。恰好,精细工笔画最擅长力破“空虚”,只是在唐代之后,工笔画境遇每况愈下。上世纪五六十年代,工笔画技艺更显衰微。几十年来,为工笔画拓出一条新路来的,是温州著名工笔画家徐启雄。

  徐启雄的第一位艺术人生引路人陈垂平(右一)

  徐启雄生在温州,家境平寒。七八岁时,他迷上了温州街头书摊的连环画,时常描摹。三希小学校长王晓梅欣赏他的画作,成为培养他的第一位园丁。小学毕业后,在公园路露天照相馆创办绘画学习会的陈垂平,成为徐启雄第一位艺术人生引路人。

  学艺期间的一次心血来潮,徐启雄将自己连环画投给了《温州日报》,没想到几天后就见了报。发稿本是小事,对他来说却是影响人生的大事:“我从中发现绘画并不神秘,从而大大增强了自信心。”

  《苗寨新嫁娘》一九六二年绘制

  而后,他的街头作品被温州军分区文工队看中,壹柒岁的他进驻军文工团做部队“专业”美术工作者;壹捌岁以第一名的成绩考上中央美院,主攻工笔画;贰叁岁成为中国近代绘画名家之一;贰捌岁作为最年轻的画家进入中国美术家协会……可惜“文革”一来,他的风雨就来了。因为工笔画因为表现女性之美,徐启雄受到批判,被调离北京,回到温州。

  千万苦难下,所幸还有温州的山水。楠溪江的水养大了他,如今雁荡山又将他抱入怀中。“这应该是天赐良机吧,让我有充裕的时间去画美人画。”徐启雄重拾画笔,背起了画夹,走向火热的生活——山村、农舍、田间,海岛、厂矿、学校,家乡的山山水水,在他的画板上晕染出一片光彩。

  《雨后雨花开》

  壹玖柒玖年,徐启雄新作《版纳之花》登上《人民画报》的封面和中心页

  他偷偷握笔耕耘,在温州画了三千白描人物画,为日后的崛起打下地基。当改革开放春回大地,徐启雄以美感、抒情、色彩创新为特色,奉上了一系列精品画作,作为赠与新世界的礼物。

  《春风习习》

  反映中国女排风貌的《决战之前》

  独具韵律美的《夕归》、《五月杨梅红》在壹玖捌贰年浙江赴京中国画展中大获好评;《秋阳灿灿》获壹玖捌柒年全国当代首届工笔画大赛金奖;层次分明的《春风习习》获壹玖玖壹年全国第二届工笔画大展一等奖;反映中国女排风貌的《决战之前》大胆舍弃对背景的具体绘写,而通过女排队友聚首抚掌互勉的一瞬,着力刻画人物的内心世界,抒发出一种为国争光、敢于拼搏的高尚情怀,被中国美术馆选为近千年来的陆贰幅国画精品之一进行特展;大型工笔人物绢画《山长绿·水长流》反映我国侗族少女的婀娜风情,讴歌自然生态之大美,被誉为“绝唱”……

  工笔人物绢画《山长绿·水长流》

  《康定姑娘》

  这位现代工笔人物画的开拓者,凭借大胆的探索创新以及独树一帜的风范,在中国画坛上奠定了自己的艺术地位。其工笔画技艺,既留有传统艺术之妙,又兼有时代创新之美,为后人的薪火相传开辟了一条通衢大道。

  “赋予传统工笔画以新生命的徐启雄,以一位真正艺术家的风范和高尚的人格力量,赢得了人们的赞佩和尊敬。 ”《浙江日报》如是点评道。

  《图兰朵》

  然而徐启雄所追求的,并不是一顶顶艺术桂冠的加冕。他毕生所求的,不过是美感与抒情相融合的绘画艺术巅峰,以及对艺术的问心无愧——“我活过,为绘画而活。”